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东流水的博客

流水东去——为了自由呼吸的教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中 梦  

2013-01-16 09:21:41|  分类: 原创之流水之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题注:乌兰浩特一中搬迁了,带着对往昔无限的眷恋和对新一中无尽的希翼,在全国人民都在做着中国梦的时候,写一篇《一中梦》来怀念你,来鼓励我自己。

懵懵之中,那块郭沫若老先生写下的“乌兰浩特一中”的“一”字没了,而换上了“四”。往昔的记忆如汩汩清泉,在四的缝隙间奔涌而出……瞬间又冰冻于这冰天雪地的寒冬,你六十五年的记忆,似乎转瞬间化作那冰光闪影中无数张透明的老照片。我透过冰的光影,努力寻找那熟悉的一片儿…..

几个少年,骑着破旧的车子,停在了你的门口。是的,没有人阻拦,他们径直走进你的怀抱,想看看你的真面目,因你是他们心中的圣殿,你并不壮美,你真的很朴素,那时你朴素的连一块水泥地面都不容易找到,操场是土的、篮球场是土的,你唯一略显高大是中间有一个四层高的楼房,当时不知何用,只知道你那里是有楼的。他们是下决心要来你这里的。后来,只有我来了,于是对你的记忆便从此伴着我的生命延续。

真正走近你才知道,原来那座你唯一的高楼是给我们准备的。老师的办公室是楼前面那个半地下的平房,里面有些潮、也有些黑。而想起来,心里却又觉得那里如此的明亮。在那里帮老师整理考卷,登成绩是我们最爱干的活。

在你的怀抱里,没有被看管的感觉,我只是努力的自由飞翔,因为我知道,只有飞出你得怀抱,飞到更高、更远的地方,我才有摆脱面朝黄土的命运,而这也是我唯一的痛苦。学习是我摆脱这一痛苦的良药,所以学习有时很幸福。

少年的玩耍是少不了的。宿舍里,秉烛下棋的身影还在晃动,老大爷好心的喝叱,让我们熄灭了蜡烛,但却阻挡不了我们记下棋局,一大早又继续开战。雨不大不小地下着,篮球场上几个赤膊的少年还在奋力拼抢……回头被老师骂得一塌糊涂,高考前也不怕生病,是少年时傻傻的轻狂。

后来,终于走出你的怀抱,上了大学。对你没有一丝的留恋,甚至没有心思回头再看你一眼,有的只是飞出你怀抱的喜悦。在大学的日子偶尔也会提起你,带着满腹的骄傲。假期回家的时候,忍不住回来看你一次。那时你的门东移了,更高大了,楼也更多了,更漂亮了,但有了门卫,想走近你不再那样随随便便了,偶尔被你拒之门外,心中总是愤愤的,就像一个被拒之家门之外的孩子。

再后来,大学的日子结束了。没有打算回到你那里,可你却向我伸出了橄榄枝,在父母的欣喜中,我再次走近你。我的试讲只进行了一半,你就那么轻易地接纳了我,也许是因为我本就是你的孩子吧,于是开始了我在你的怀抱做老师的日子。

“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,欢迎生物老师!”这是我第一天第一次登上讲台,给自己壮胆打气的一句台词,从此便开始了我真正的教师生涯。如果一节课上的很顺畅,会高兴一天,如果一节课上的坎坷,会郁闷一下午,所以初为人师的日子,总是快乐多一些。那时的正取文科生生物学得超好,成绩甚至超过理科择校班。在文科生高二生物课要结束的时候,一个学生煽情的说:“老师,给我们讲点什么吧?这可能是我们这辈子上的最后一节生物课了。”无言,只有伤感。回到宿舍,捧着饭碗,想起居然莫名的泪奔如雨。

学生是你怀抱中最富激情的音符,我心甘情愿地与他们走的更近一些。教师的幸福,也从那时开始悄悄向我走近,从阴潮地府到丁香满园;从光明日记到阳光留意的地方;从军歌嘹亮到溪畔戏水;从相逢是首歌到二十年后再相逢……多少个和学生在一起的日子值得怀念,值得记忆。

冰光闪烁的照片不会存留很久吧,伴着冬的离去,春的到来,你将消融,但你永远不会离去,你会融入泥土,在新的土地上,将永远存留着你的气息。

懵懵中你的影子在升腾的气息间渐渐清晰。这还是你吗?你比原来大了快一倍了吧?昨天那么美的你,与今天的你比起来怎么像个村姑了呢?你的设施堪称一流了吧?我不太清楚这个一流的概念,但对于每个渴望学习的孩子,你能为他提供的生活学习的空间应该是应有尽有了吧?你说这些都不是一流的标准,你仔细看看我的学生和老师就知道什么是一流了。于是我带着疑惑走近你。

早晨:教室灯怎么有的亮的那么早?有的亮的那么晚?你说因为有的孩子善于起早,有的孩子善于贪晚,他们有固定的生物节律,你尊重他们的成长需求。

上午:课堂里每个学生都很精神,没人趴桌子,但怎么乱哄哄的?老师呢?哦,原来老师就在他们中间,他们似乎在争论着什么,看那投入的神情。我知道“睡觉”这个课堂上高频率的字眼,在这里变得那么生僻。

中午:食堂里有序的排着打饭的队伍,吃过饭的餐桌似乎不需要额外的清理,整洁如初。中午的校园静悄悄的,静静的宿舍,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有午休的习惯;悄悄的教室,只有三两个没有午休的孩子投入的干着自己想干的事。

午后:校园里是最热闹的。教室里,一节节选修课,正根据学生的兴趣爱好开展着,“厌学”在这样的课堂里是个绝种的词汇;球场上争抢着、呐喊着、欢呼着;实验室里,学生投入的做着自己感兴趣的实验;图书馆里,这里的热闹是轻轻穿梭的人流,是每个学生读书间脸上变化万千的表情,是图书管理员那忙碌的背影。

晚上:校园里又恢复了宁静,教室的灯亮着……图书馆的灯亮着……实验室的灯亮着……静静的,静静的,里面的人都沉寂在执着的求索中。

看了这一切我有些叹服了,你的学生真好、真幸福!可我也有疑惑,你的老师呢?怎么没看到多少老师的身影,你不说他们都很优秀吗?他们没有八小时坐班吗?你笑了,反问我:“你不觉得学生这么好有我们老师的功劳吗?”“你觉的老师就坐班八小时能把工作做得这么好吗?教育不是真累、真烦的真疲劳,而是真心、真爱的真付出,如果仅追求时间就能做好教育,那还是教育吗?”

“叮铃铃……”是闹铃还是上课铃?我从懵懵中渐渐清醒过来。对于昨天的记忆,人说“往事如梦”;对于明天的畅想,人言“梦想成真”;对于今天的当下,在闹铃后按时起床,在上课铃后上好课。

一中,在梦中我遇见你!你在我的梦中!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9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